苏厨

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朝服

类别:历史穿越 作者:二子从周 本章: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朝服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朝服

    邵伯温说道:“事后我也问过父亲,父亲说我的推理没错,不过,冬天酉时是劈柴做饭的时间而非耕种的时间,故断为斧子。”

    “只按照卦理去推论,却不考虑事理,是得不到真相的。父亲当时说的039推数不推理,是不得也039,这个教训,我永记心头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同样的卦象,在不同的情况下,预测的事情是不相同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盯着梁屹多埋:“我与寺卿为贵国之事出门,再见二雀争梅而卜,因此此卦卦象,断不是什么少女坠股,却是当应在西夏大事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梁屹多埋吓得将几上的茶盏都扫落到了地上:“这这……我夏国哪里有什么大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邵伯温说道:“那我就来解上一解。”

    “同样,二雀争枝、坠地。预兆还是不吉。”

    “用卦象来分析:泽火革,兑为缺,离为火为太阳,即缺太阳的时间,兑为星月,所以事情还是发生在晚上;”

    “离为花,互巽为花木,乾为圆为园,合在一起就是花园,但是卜测的对象变化了,这里就不应该再是花园,而是……宫室!”

    “兑本为少女,但是在这里也不当再做此解,却应该是……年岁不长,乾纲难振之君!”

    “巽木受到乾金克,为损伤,兑也为折毁,所以,这是幼君遭受摧折之兆;”

    “乾是克巽花木之人,旧卦是管理花木的园丁,而这里,却当解作拱卫宫室之人。催迫少主者,乃是宫卫!”

    “巽为股,巽木受到乾金克,旧卦为少女股部折伤之意。然而在这里,便是幼君折损股肱之臣!”

    “贵使,西夏宫室有事,幼君遭受摧折,其倚赖的大臣已然不幸,因此才改让贵使来贺正旦,对吧?”

    梁屹多埋吓得脸色惨白,全身都在哆嗦:“没……没有……你你……你到底是人是鬼……”

    邵伯温微微一笑:“同样的,推数不推理,是不得也。夏国派遣贵使过来,那就是梁氏掌握了大局。”

    “幸变咸卦,咸的下卦为艮为土,兑金即少女得此土生,虽伤,也不致大凶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的时间是十二月令申时,兑卦有气,而巽离卦休囚,说明股肱折在冬日申时,国主却并无性命之忧。”

    “嗯,雀字拆解开来,一为少,指夏主,一为佳,指佳人,那就是皇后……不对,皇后应该无此势力,却是少的反面……太后!当指贵朝太后才对!”

    “二雀相争,寓意为贵国太后和少君起了争执……再回到花园之象,或者国主被幽禁在了一处园林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还是不对,从来没有听说贵国有什么园林,那就应该是一处木头或者森林围起来的地方……木寨?”

    “哗啦——”梁屹多埋翻倒了椅子,狼狈地爬起来,色厉内荏地喊道:“断无此事!寺丞你信口污蔑我朝,我要……我要去宋国皇帝那里去讲理!”

    邵伯温不以为意,温和地说道:“贵使,国家大事,瞒是瞒不住的,如果贵使知道的话,还是以实相告的好,否则就是欺君之罪,影响到两国关系,事情可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梁屹多埋气急败坏:“你黄口小儿胡言乱语,我离开兴庆府之时,朝堂安静,绝无此事!”

    蔡卞拍了拍椅子扶手:“刚刚说的那些,不在鸿胪寺职责范围,占断之事,也是我一时兴起,命邵寺丞随意为之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贵使一口否认,那就作罢,我们只将贵使所言上报陛下便是。”

    站起身来:“不过贵使最好还是赶紧遣人回西夏确认一下消息,设若有事,相信我朝边臣很快也会报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停了一下:“对了,朝会礼仪,明日会有人来指导贵使,你现在这样子,真让人担心到时候失仪啊……”

    梁屹多埋一脸的苍白,手指还在微微颤抖,连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蔡卞微微一笑:“那还请贵使好自为之,不用送了。”

    大宋如今两个最美的美男子,就这么风度翩翩地走了。

    丢下满驿站的夏人,你看着我我看着你,都能发现对方脸上的震惊恐怖之色。

    出了驿馆,蔡卞才将震惊的表情显露出来:“子文,来前让你起卦,你只说应在西夏,刚刚那些,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邵伯温微笑道:“占卜乃测未知之事,对于未来的那些,占卜本身,就是易数,变数。”

    “而对于已经发生而未知的那些,打探一下就知道了,效果其实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我也只是在试探夏使,不过越试探越笃定,得到的信息就越大,敢说出来的就越多。”

    蔡卞站住了:“子文,我有一句好言相劝。”

    邵伯温也停下脚步:“先生请讲。”

    蔡卞说道:“既然已入朝堂,这等占风断候之能最好收起来,要小心被人利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宰执之才,万不可引来君上侧目,断了前程。”

    邵伯温点头:“多谢先生指教,妄言休疚,不明白的人以为天天躺在床上就能赢,而忽略了‘机应事发,事在人为’这个前提,就已经和占断的本意冲突了。”

    “涪国公就从来不听我说这些,他说个人的前途他不关心,而民族的前途,不是靠占断就能改变的。”

    蔡卞笑道:“涪国公自是明白人。”

    邵伯温也笑道:“就是不知道大朝会这一关他怎么过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日子就是这样忙碌而无聊,苏油一直排演到了腊月二十七,鸿胪寺的官员才表示了满意。

    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,今天太常寺和法物库的官员又过来了,他们要最后一次审查服装。

    服装有两套,一套是朝服,就是大朝会上正式演礼用的服装。

    一套是公服,即常服,朝会之后宴会所用。

    这还不是最高级别的服饰,更高级的,是祭服。

    朝服以冠为名,其实是一整套,苏油的这套,叫进贤冠,外加朱衣朱裳。

    进贤本来是五梁冠,涂金银花额,犀、玳瑁簪导,立笔。绯罗袍,白花罗中单,绯罗裙,绯罗蔽膝,并皂缥襈,白罗大带,白罗方心曲领,玉剑、佩,银革带,晕锦绶,二玉环,白绫袜,皂皮履。

    一品、二品侍祠朝会则服之,中书门下,则冠加笼巾,貂蝉。

    但是赵顼现在不差钱,要求将礼制搞细,于是今年更细分了等级。

    貂蝉笼巾七梁冠,天下乐晕锦绶,为第一等。

    蝉,以前是玳瑁雕刻的蝴蝶,后来改为黄金附蝉,南海归顺后,玳瑁多了,这一次又重新改成了玳瑁。

    苏油是一品,附蝉之数,一共有九只,因为是文官,为“侍左”之臣,因此挂左珥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等的服饰,必须宰相、亲王、使相、三师、三公才能穿戴。

    第二等为七梁冠,杂花晕锦绶,得枢密使、知枢密院至太子太保穿戴。

    于是苏油就又成了特例,按照道理说他现在是一品国公,就应该是第一等,但是领导的却是军机处这个特殊部门,既不在中书,却又不是节度使兼同知枢密这样的使相,既不是三师,也不是三公,说是第一等,感觉差了那么点点。

    但是相比枢密使、知枢密院至太子太保才能穿的第二等,明显又高了那么一丢丢。

    而且苏油的手底下还有个郭逵,这老头曾经“入参枢近,出总戎行”,枢密同知一职就是从他那里开的头,苏油的级别要是比他低,那就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这个事情是国家大事,马虎不得的,老族兄让人送上苏油的朝服:“为了你的服色,还特意请示了陛下。陛下命仍用第一等服饰,不过参领军机,只将锦绶用蜀州新进的一等狮子戏鹊锦,以示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今后领军机处主官,皆从此例,一会儿明润你别忘记写谢表。”

    苏油连忙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(://..)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苏厨》,方便以后阅读苏厨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朝服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苏厨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朝服并对苏厨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