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汉末年枭雄志

一千二百四十 走向皇帝之位的道路

类别:恐怖灵异 作者:御炎 本章:一千二百四十 走向皇帝之位的道路

    郭瑾到底年轻力壮,身体素质好,已经开始尝试在床板上活动身体,把因为久卧而略显僵硬和不协调的身体进行一定程度的复苏。

    蔡婉在一旁帮着郭瑾运动,看着丈夫的身体逐渐恢复,蔡婉也是由衷的高兴。

    结果当天晚上,郭鹏来了。

    郭鹏是悄悄过来的,瞒着所有人,借着夜色走特殊通道来到了郭瑾这边,出现的甚至有些鬼魅,把蔡婉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父亲……您……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阿琬,我想和阿瑾单独说说话,你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蔡婉有些担忧的看了看趴在床上的郭瑾,郭瑾对她笑笑,示意她放心离开。

    蔡婉离开之后,这间房屋所属的院子就被跟随而来的二十名禁军士兵看守住了,成为了一个完全的私密空间。

    这个空间属于父子两人。

    “疼吗?”

    郭鹏坐在床边,伸手轻轻摸了摸郭瑾的屁股。

    “已经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郭瑾扭过头看了看自己的屁股:“之前挺疼的,后来又痒又麻,这几日好多了,华大医说,过两天就能尝试下床行走了。”

    郭鹏笑了笑,轻拍了一下郭瑾的屁股。

    “那三十杖打的可舒服?”

    “父亲,这能算舒服吗?”

    郭瑾苦笑道:“儿子本以为父亲只会打十几下装装样子,谁曾想父亲居然直接打儿子三十杖,那可真是皮开肉绽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好的了。”

    郭鹏笑着摇了摇头:“不认真打,怎么能让所有人当真?你手下那些人,都不傻,尤其是陆议,顶顶的聪明人,不把一切做到位,怎么能让所有人都相信呢?

    成为太子,只是走向皇帝宝座的第一步,而你现在所做的这一切,挨的打,就是你走向皇帝宝座的第二步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着,郭鹏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为父当初的处境可比你艰难多了,你的这一步是走向皇帝之位,而为父的这一步,只是为了生存,你可知道当初为父走出这一步的时候,是多么凶险吗?”

    “父亲也这样做过?”

    “做过,而且也是相当凶险的。”

    郭鹏叹了口气,开口道:“那是前汉孝灵皇帝光和二年的事情,那一年,为父十四岁,还是太学生,刚刚拜入卢公门下为学生,还是个寂寂无名的小人。

    当时,前汉司徒刘郃还有司隶校尉阳球狼狈为奸,刘郃与你丈人蔡公的叔父卫尉蔡质有私仇,阳球又是中常侍程璜的女婿,三人便联手,诬陷蔡质,顺带着将蔡公也关进了牢狱,准备处死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有这等事?”

    郭瑾很惊讶。

    “嗯,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,当时为父处境非常不妙,稍有差池,便前功尽弃,蔡公虽然不是为父恩师,但是,却是当初整个东观里唯一关照为父的人。

    为父能拜师卢公,也多亏了蔡公,若没有他,为父便不可能拜师卢公,不能成为卢公的弟子,学不到领兵征战的本领和做官处事的道理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能跟从卢公讨伐黄巾,积累功勋,也就无从起兵争霸,就当时来说,蔡公对为父的恩情是非常大的,为父当时也面临选择,是作壁上观,还是冒死一搏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选择了冒死一搏。”

    “对,冒死一搏,说是两个选择,其实为父也没有第二个选择,蔡公对为父有大恩,他落难,为父若作壁上观,人品就要被质疑,搞不好,还要被卢公逐出师门。

    为父没有选择,只有冒死一搏,用性命拼个前程出来,幸而当时的廷尉便是你叔公郭鸿,不过那个时候,郭氏嫡系与咱们家的关系可不好。

    咱们家从你大父开始就与嫡系不在一起,另走他路,彼此之间没有往来,当时,为父前往拜见你叔公,还是用卢公的名义。

    为父就与他商议该如何对付阳球,如何救出蔡公的事情,因为当时阳球已经犯了众怒,想杀他的人很多,只是苦于没有借口,所以为父决定把自己当做那个借口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郭瑾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时前汉有一个规矩,叫做诣阙上书,就是指民间遇到极大冤情无法得到昭雪的情况下,可以直接走廷尉的道路,将这件事情直接上达天听,让皇帝知道,由皇帝亲自主持公道。

    为父当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就决定诣阙上书,和你叔公联手,为父静坐在廷尉府门口,请廷尉府接下为父的诉状,上达天听,让皇帝知道为父的恳求,正面挑战阳球。”

    “那岂不是十分危险?”

    郭瑾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“自然十分危险,但是有危险才有机遇,为父拜托丈人在暗中寻人,将为父静坐在廷尉府门口正面挑战阳球的消息散播在整个京城,越快越好,越多人知道越好,如此,阳球也能尽快知道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也花了一天的功夫,整个京城都传遍了,阳球也知道了,为父就那么硬生生的坐在廷尉府门口坐了一整天,半个身子都没有知觉了,与你所经历的,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听着郭鹏如此笑谈自己年轻时惊险的经历,郭瑾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那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阳球知道了,恼羞成怒,就带人来到了廷尉府门口找为父的麻烦,为父故意用言语激怒阳球,阳球挥鞭抽打为父,把为父抽的遍体鳞伤,现在为父背后还有当时的伤痕印记呢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亏了这伤啊,当时为父十四岁,还未加冠,还是个童子,阳球一怒,在光天化日之下抽打童子,可谓是失尽了风度,输光了道德。

    当时,舆论大哗,就像是点燃的震天雷一样,轰的一下,整个京城都爆炸了,为父把自己作为依据,给了所有想让阳球去死的人一个出手的借口。

    于是群情汹涌,所有人都开始指责阳球,说阳球暴虐无度,道德败坏,直接闹到了孝灵皇帝面前,当时,据说半个朝廷的官员都上表参奏阳球。

    孝灵皇帝眼见众怒难犯,十分恼火,便只好免了蔡公的死罪,再往后,阳球居然直接派刺客在蔡公流放至并州的途中刺杀蔡公。

    为父与护卫力战,保住了蔡公,并且发现阳球指示的证据,带回京城,大肆宣扬,彻底扳倒了阳球,由此,为父救了蔡公两次。

    一次把他从监狱里救出来,一次把他从刺客手中救下,为父知恩报恩,千里送蔡公,还扳倒了阳球,名声鹊起,终于,就在那一年,为父彻底扬名京城,有了颍川郭郎的称号。”

    郭鹏回想起当年的种种,不胜感慨,抚摸着郭瑾的背部,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“便是如此,为父拼着命不要,终于,以一个破落士人的身份,拉起来偌大的名声,在士人群体里有了至关重要的名望。

    为父从此以后所得到的一切,所拥有的一切,莫不是以此名望为出发点,一点一点积攒的,名望,看不见,摸不着,但是却存在于人心中,可以主导一切。”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东汉末年枭雄志》,方便以后阅读东汉末年枭雄志一千二百四十 走向皇帝之位的道路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东汉末年枭雄志一千二百四十 走向皇帝之位的道路并对东汉末年枭雄志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