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胡同

372 青黄不接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隐为者 本章:372 青黄不接

    【笔趣阁 .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可是想要将小儿子捞出来,就必须通过楚牧峰才成,这就是所谓的解铃还须系铃人。

    没有楚牧峰的点头,谁来说话都不好使。

    所以经过两天的考虑,范建制终于决定乖乖低头,来到侦缉处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楚牧峰处长,我今天找你是为了犬子的事来的。”范建制刚走进办公室,便没有遮掩,开门见山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楚牧峰挑起眉角问道。

    他不是在装傻充愣,而是真的不知道进来的这个人是谁,毕竟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可这样的问话听在范建制的耳中却是变了味,他认为楚牧峰是故意的,是在羞辱他!

    我好歹是警备厅的前任副厅长,你就这样和我说话吗?

    不错,我现在是有求于你,但该有的尊严我还是有的,你岂能这样戏弄我!

    “楚处长,我是范建制,范斯文是我儿子!”

    范建制脸色阴晴变化了一番后,最终还是没有爆发出来,还是选择了妥协。

    形势比人强啊,两汪世桢都不敢碰范斯文这个间谍案,自己这个退了的副厅长,难道还能硬来不是。

    “范斯文是你儿子?”

    楚牧峰顿时恍然大悟,语气稍微缓和了几分,客气地说道:“原来是范厅长,久仰久仰!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,我已经退休!”范建制摆摆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范厅长,你说你都退休了,又何必来趟这趟浑水。难道说只是因为范斯文是你的儿子吗?”

    “你刚刚只说范斯文,却不提范斯武,相信也是知道些许内情,你觉得我会在范斯文涉及到间谍案的情况下,这么容易就把他给放掉吗?”

    楚牧峰跟着不紧不慢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楚处长,我知道范斯文是因为前来你这里闹事才被抓的,他是没有资格和胆量当间谍。”

    “我原本是不想要过来,但却不能不来。范斯武我不会去管,但范斯文真的是冤枉的,你看要不就高抬贵手,饶了他这次?我一定会牢记您的恩情!”

    范建制的语气已经多出些许求饶的味道来,为了自己这个儿子,所谓的尊严和颜面都必须抛弃掉。

    “范厅长,你相信范斯文只是被侯俊宁怂恿的吗?”楚牧峰没有答应这事,而是话锋一转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!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范建制就一肚子怒火,他当然清楚范斯文是被谁怂恿的,但他却不相信这事就是侯俊宁做,给他几个胆子都不敢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侯俊宁的话,只能是他的后台,副处长郑宝坤,也只有郑宝坤有这样做的动机和能力!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在怀疑郑宝坤是吧?那,我这个人那最讲究恩怨分明,一报还一报。这事您既然已经猜到这里,那么就做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范厅长,我在这里给你透个底,只要做这事的幕后黑手被拿下来,范斯文就能证明他的清白,就能放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,你也就不用再过来找我了!”楚牧峰云淡风轻的开出条件来。

    你不是想要范斯文吗?

    行啊,我就让你拿郑宝坤来换。

    郑宝坤,你觉得这事你躲在幕后就是安全的吗?笑话!你既然敢不守规矩,给我找麻烦,那我就让麻烦也来找你。

    这个要求……是答应还是拒绝?

    范建制其实没有想太久,他知道自己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楚牧峰开出这样的条件来,总比说出别的要来的好吧?

    再说自己不也是正想要找郑宝坤算账的吗?你都敢利用我儿子做这事,这分明是没有把我当回事。

    要不是你的话,范斯文会锒铛入狱?我需要这样低声下气求人?

    “好,我会给你个交代!”范建制重重的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就劳烦范厅长喽,还请你快点,毕竟你也想要早点见到范斯文能洗刷掉误会出狱不是。”楚牧峰不紧不慢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楚牧峰目视着范建制离开后,便没有去想这事。

    他是可以放范斯文,但要是说能有这么个机会,找到个还算强势的人物给郑宝坤找些麻烦,他自然是乐见其成。

    报仇这事,自然是越早越好。

    你郑宝坤以为塞住侯俊宁的嘴,不让他招供出来你,我就拿你没辙吗?

    告诉你,我只是暂时不想要动你而已,有范建制在,他动你便也算是为我出口恶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昏时分,金陵火车站。

    曹云山今天要过来,楚牧峰自然要负责接站。

    看到曹云山露面后,他急忙摇手打招呼,前者也是面带笑容的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师兄,一路辛苦了!”楚牧峰热情地上前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真是够能折腾的,这才来到金陵这里多长时间,就搞出那么个案子来。行啊,没有给师兄丢脸,没有给咱们老师丢脸!”

    曹云山给了楚牧峰一拳后大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侥幸侥幸,都是运气使然。”楚牧峰谦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狗屁的侥幸,我还不知道你的本事吗?走吧,路上给我好好的说说这事。”曹云山拎着箱子就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来我来!”

    楚牧峰赶紧接过,放到外面停着的车上后,便和曹云山坐进去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走一边聊,楚牧峰将整个案子言简意赅地叙述一遍后,曹云山是一脸唏嘘之色。

    “知道吗?咱们的阎泽厅长看到这个案子的通报后,心里是很后悔的,他说真该顶住压力,把你留在北平的,这样你就能继续在那边抓间谍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倒好,这里抓到的间谍和北平警备厅半点关系都没有,他是特别懊恼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楚牧峰爽朗的大笑出来,“师兄,您这是抬举我,哪里有您说的那么夸张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咱们北平警备厅也是人才济济的很,缺我一个不少的。何况,有师兄在那边坐镇指挥,没准很快就能将五毒组剩下的两个间谍小组连根拔起呢。”

    “借你吉言吧!”

    曹云山笑了笑,然后脸色慢慢变得严肃起来,肃声说道:“牧峰,你最近是不是应该低调点?不能再这么高调!”

    “师兄,我知道您的意思,枪打出头鸟的道理我是懂的。说真的,整件事我是压根就没有任何发言权的,是内政部警政司那边在做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也已经表示了我的意见,相信下面内政部警政司是不会再这样宣传的,甚至就算之前的也会想办法消除掉影响。”楚牧峰跟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该这样!”

    曹云山点点头叮嘱道:“这抓间谍和破案不同,破案吧你怎么都好说,毕竟是给百姓伸冤,将歹徒绳之以法。”

    “但要是说抓间谍的话,是会被岛国那边惦记上的,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的除掉你,所以说低调点总没坏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!”楚牧峰重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唐园,叶家。

    夜宴。

    今天是周五,叶鲲鹏的寿宴是周日,虽然还有一天时间,但宾客已经陆陆续续来了。。

    这不,今晚在这里陪着叶鲲鹏吃饭的人就不少。

    八仙桌上,叶鲲鹏坐在首位,紧挨着他左手便坐着的是一个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看上去大概四十来岁的年纪,五官硬朗,容貌周正,国字型的脸庞散发出一种上位者气息。

    他叫做秦政。

    秦政是叶鲲鹏的第四个弟子,是楚牧峰的四师兄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职位是金陵市市政厅的第一顺位副市长,也就是后世的常务副市长,可谓是位高权重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的这位小师弟最近可是声名鹊起啊!小九,你知不知道,你现在已经成为金陵城的名人!”秦政微笑着放下碗筷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四师兄,您过誉了。”楚牧峰赶紧应声说道。

    他虽然说也在吃饭,但一直留意着桌上情况。

    只要有谁说话,他就赶紧放下碗筷恭敬聆听,毕竟这张桌子上,属他最小。

    年龄最小!

    辈分最小!

    “我可不是过誉。”

    秦政饱含深意地看过来后,语气温和的说道:“你真的是很出名,你能够在刚到金陵警备厅就破获间谍案,这样的成绩是很耀眼。内政部警政司那边都通报表扬,你想要谦虚低调都不行喽。”

    “四师兄,其实按照我的想法,没必要搞得这么沸沸扬扬,还通报表扬。我就是想要破案,不想要这样出尽风头的。”

    “金陵城这里可是卧虎藏龙之地,风头太劲未必是好事。”楚牧峰摇摇头语气诚恳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看得倒是很透彻,没错,这也是我想要说的。你被内政部警政司表扬一次就够了,下面倘若再有类似情况,不能让他们对你这么大肆鼓吹表彰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实惠只要拿到手就成,没必要闹得人尽皆知。毕竟这事还是有危险的,你以后可要小心防范岛国气急败坏的报复行动。”

    秦政作为师兄自然是没有藏私的意思,很直截了当地就将其中的利害关系给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!多谢师兄指教。”楚牧峰由衷感谢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要谈公事饭后慢慢谈,好端端的一顿饭,别闹得跟开会似的。”叶鲲鹏扫视了一眼后,扬了扬筷子,漫不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老师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恭声应道。

    这张桌上除了老四秦政,老八曹云山,老九楚牧峰外,还有一个男人,他脸色发黑,面容消瘦,有点像是刚从难民营出来,面颊都缩水。

    但是那双眼睛却很凌厉,给人种时时刻刻都宛如鹰隼般的惊惧感。

    他就是老五叶安邦。

    如今的叶安邦并没有在金陵城中混迹,而是在别的省份,确切的说是山城,他是山城警备厅厅长,掌握实权,位高权重。

    想想也正常。

    叶鲲鹏的弟子当然是会在警界混的多,不然的话,放着老师这么一尊大佛不用,岂不是一种极大的浪费。

    山城警备厅厅长。

    楚牧峰想到这个位置,再想到山城未来很快就要成为帝都,就不由暗暗感慨。

    五师兄,您很快就要飞黄腾达了。

    这以后想要在山城那边做点文章的话,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离开您的照顾。

    “或许可以为秦建祖做点文章。”

    想到秦建祖现在是山城警备厅刑侦处的副处长,和自己的关系也不错,楚牧峰就暗暗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秦建祖是有背景的,而且为人也不错,要是说能得到叶安邦的赏识,对他们两人都有好处。

    这事得惦记着。

    至于老师的其余弟子,都得等到明天才能到金陵城。

    “明天的话,我亲自去火车站迎接各位师兄吧!”

    楚牧峰是最小的一个,这种迎来送往的事,他当然是要自告奋勇拿表现。

    “迎接什么!”

    叶鲲鹏二话不说就直接否决掉这个提议,毫不在意地说道:“他们都有胳膊有腿的,需要你去迎接吗?”

    “再说我不过就是过一个寿宴,需要搞得这么兴师动众吗?我给你们说,后天的寿宴,就是给你们师兄弟们一个见面聊天的机会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届时,还会有我的几个老友过来,其余人我一概没有通知,你们也不必去理会,更别说去通知谁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,老师!”

    秦政,叶安邦,曹云山,楚牧峰四个赶紧站起身恭声应道,他们都清楚叶鲲鹏的性格脾气,可没谁敢触霉头。

    真的要是惹得叶鲲鹏不高兴,这位老爷子很有可能说不办寿宴了。

    要是那样的话,这事就有点尴尬了,总不能说寿宴摆了,寿星公不露面吧!

    “这次的寿宴是老孟在办,你们只要人来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师!”

    一顿饭,不谈公务,只谈往昔,倒也是其乐融融,无比尽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宴结束后,叶鲲鹏就先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楚牧峰他们师兄弟四个则留在客厅内喝茶聊天。

    反正这里有的是地方,在这里就如同在家,可以畅所欲言,谁都是把叶鲲鹏当成父亲看待。

    虽然说他们师兄弟之间有的并不算联系紧密,但只要有师兄弟这层关系在,很多事都是不用顾虑的,顾虑太多反而是有些生分。

    “咦,今晚上怎么没有看到叶霖城和叶霖薇呢?”四师兄秦政挑眉问道。

    叶霖城和叶霖薇是谁?

    叶霖城是叶鲲鹏的儿子。

    叶霖薇是叶鲲鹏的女儿。

    叶鲲鹏这辈子只有这么一对儿女,叶霖城是哥哥,叶霖薇是妹妹。

    听到秦政问起这个,这段时间一直在大唐园忙活寿宴的楚牧峰便笑着说道:“霖城哥那边好像是有紧急军务处理,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回家,不过他说后天是肯定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要是顺利的话,明天他就能赶回来了,至于小薇姐也是出去有事,明天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当然不可能缺席老师的寿宴,这是他们亲口承诺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就说的吧,他们两个就算是再忙,都得过来参加老师的寿宴,不然像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秦政将茶杯放在旁边后跟着说道:“虽然老师说不让明天去接站,但该有的规矩咱们也得有,真不去接也有点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略作沉吟后,秦政抬手指了指众人分派任务道:“这样吧,我明天去接大师兄,老五,你去接二师兄,老八,你去接三师兄,至于说到老六老七两口子的话,就交给小师弟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就这么办!”

    将这个安排下来后,四个人跟着继续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岛国身上,叶安邦挑起眉角问道:“你们说,岛国还会对咱们用兵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秦政听到这个后,目光扫向楚牧峰,意有所指地问道:“小九,你来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?”楚牧峰指着自己的鼻子。

    “对,就你来说。”秦政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吧,那我就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楚牧峰当着三位师兄的面是没有什么好遮掩的,何况就这个问题,他也不止一次和叶鲲鹏说起过。

    既然态度是明确的,既然知道战争是不可避免,那么他自然是会畅所欲言。

    “五师兄,其实我不认可您刚才的发问,什么叫做岛国还会对咱们用兵?难道说他们不是一直在用兵的吗?”

    “难道说东北三省一个伪满洲国就能够遮掩岛国的狼子野心吗?不可能!我敢说一个东北绝对满足不了他们的野心,岛国是必然会再起战端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就咱们国家当下的情况来看,我觉得党国不应该做别的事,应该凝聚人心,集中精力,瞄准东北的日军,主动与之宣战,只有这样,才能够算是一个有作为的国民政府。”

    楚牧峰的话刚说到这里,秦政就不由挑起眉角,严肃的说道:“慎言!”

    倒是叶安邦眼底闪烁着振奋精光。

    “这种话咱们在这里说说就行,你们谁都不准出去乱说,这已经是国政,你们要是说敢胡言乱语的话,被力行社的探子听到了,可就麻烦了!”

    秦政瞥视过去,意有所指地说道:“党国的国策是什么,你们应该清楚的很,攘外必先安内。”

    “谁都不能违背领袖的这个意志,谁要是敢违背的话,那绝对别想有好果子吃。别看咱们现在都是混的风生水起,但你们相信吗?只要有谁敢做出挑衅领袖意志的事来,分分钟钟都会被拿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叶安邦三个人连忙齐声应道。

    他们都清楚秦政是为他们着想,不是故意在显摆什么。

    这种事真的就是忌讳,尤其是在金陵城这个帝都,更是要小心翼翼说话做事。

    不然到时候倒霉的不只是你,还会连累到别人。

    “时间也不早了,早点回去歇着吧!”

    “行,那咱们回去吧!”

    楚牧峰是和曹云山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叶安邦则坐秦政的车走的,在车里面,秦政点燃了一支香烟,抽了两口后,若有所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秦,你不是无缘无故问出那个问题吧?你是想要试探下小九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当着秦政的面,叶安邦是没有想要遮掩目的的意思,很坦诚地说道:“我就知道瞒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其实就是想要瞧瞧小九的为人秉性如何,在对待岛国这个问题上的态度是什么样的。没想到,这个结果出乎我的意料之外。”

    “很爷们吧?”秦政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是的,够爷们!我知道他对岛国是有敌意的,只是没想到这已经不是敌意,而是一种近乎固执的偏见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能够对抗岛国,甚至敢妄言领袖的治国方针。虽然这话有些过了,但我很喜欢,也难怪老师会相中他,别的不说,大局观绝对是正确的。”

    叶安邦满意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说的就是!”

    秦政深以为然地附声道:“你说的没错,小九的大局观是有的,不过像是今晚这样的问题和试探,以后就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自家兄弟,都是一个师门的,有话直说好了,何况小九是一个多聪明的人,你也是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,其实这也不算是试探,而是我真想要知道他的态度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你呀!”

    两人有说有笑着开向酒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金陵城高达商会遗址。

    现在这里已经能用遗址来形容,因为当桥本世祖的事情曝光后,这里就被警备厅查处了。

    所有牵扯在内的人等全都被调查,所有东西如数被带走,这里早就变成了一个空壳。

    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夜里,随着阵阵冷风刮起,黑漆漆的建筑内回荡着刺耳的呼啸声。

    没谁敢随便靠近这里,生怕被当做嫌疑犯抓起来。

    但就在距离这座遗址不远的一条小巷中,两道身影默默的凝视着这里,然后没有任何话语,转身就走,很快就来到一处民居中。

    他们就是桥本隆泰和桥本归郎。

    桥本归郎是桥本隆泰最信任的手下,每次前来华夏行动,都会带着前者。

    在桥本隆泰的心中,整个桥本家族要是说谁最有可能继承他的衣钵,非桥本归郎莫属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桥本归郎并不是桥本家族的人,就连姓氏都是被赐予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是注定没有办法走进桥本家族核心,能做的就是终生为桥本家族效命,直至死去那天。

    这,就是他的宿命。

    “归郎,你说前些天桥本世祖是不是也像是咱们今晚这样,站在高达商会的外面看了看,幻想着自己能够将高达商会重新发展壮大起来呢。”

    在屋内坐下后,桥本隆泰端着茶杯,慢条斯理地问道。</p>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老胡同》,方便以后阅读老胡同372 青黄不接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老胡同372 青黄不接并对老胡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